地狱之主的专属司机

喜欢好多john,是个垃圾人

圣诞节有人把santa写成了satan,于是我们的康斯坦丁得到了一个拼写错误的惩罚。依然是改图。提前的圣诞快乐

改了一张路康,就瞎改着玩_(:з」∠)_

跟人约了一张路康,就为啥是这种构图,大概私心希望daddy lu 真的是daddy lu吧。对不起小律师爸爸。

阿康去忏悔室发现神父不在里面,转身要走,外面有人推门要进来,康:fuck没看见里面有人吗,赶着上天堂呀,我送你去?然后是穿着神父装的路,进来把门反锁play了他一顿,把他衣服拿走了,让他坐里面等着,我先去做个弥撒你等着我,别给别人开门哈,回来给你吃圣♂餐,别给陌生恶魔开门,尤其。回来之后给她带了一身修女服,说是你配合我一会把你原来衣服给你,然后又一顿play,结果康穿着修女服回的公寓。或者中途敲晕别人,穿着别人衣服跑了。。急需路康粮,15551

好可爱我想学

Aria 肚子饿:

【Aria手作】羊毛毡戳戳乐——哥谭王炸!

自己设计的球球系列丑哈  丑萌丑萌的哈哈

#我有一千零一个日康脑洞#

致力于拉基努和彼得的其他au,彼得扮演过医生,然后可以麻醉迷j【不是,毕竟心理医生去治疗病人用点特别手段,也是非常合适的,心理控制或者身体控制,然后被反杀,不知道,瞎想吧。我只是超脱角色本质,想追求皇堡而已呀

病人与小丑与恶魔

是电影(康斯坦丁)路康和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jokerxconstantine【大概属于神奇cp在这里系列了】,大概会很ooc吧,电影印象我也不深了,bug估计很多

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大概没有人能从俩人口中探知得到,而那个见证了这件荒唐情事的医院,早已在疯狂的汽油和爆炸消失的仿佛从未存在,甚至原址爆炸后的遗骸也随着哥谭市快捷高效的市政建设变得没有一丝痕迹,这里重新建起了由韦恩集团出资的公寓,做为那些在这次事故中受伤的人的抚恤,这只是小丑造成的一起小事故罢了,没有人刻意把它放在眼里。川流不息过往的人群早已忘记了那场爆炸,只有当时零星的报纸上可以得见记录。而事实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有当事人和恶魔知道了。

我们的主角之一解决了哈维丹特的小丑,转着自己手上的枪,在医院里面寻找剩余的受害者,他可不想自己因为粗心失去威胁小蝙蝠的筹码。他翻看着医院的病历,雷文斯坎,医院名字不错,符合他的品味,他为自己埋在医院的炸药感到惋惜。当然这种情绪只停留了一秒。他翻了几页,将手中的档案撒向空中。在爆炸中救人向来就是蝙蝠的事情,他也无需劳神太多。脚尖踢了踢发现他身份的倒霉蛋医生,将他脖子上的听诊器取了下来。既然这样,好不容易换了一身衣服,他要另外找个病人玩玩,哈维丹特沉浸在自己丧偶的痛苦之中显得过于轻易,如何显示出他高超的医术水平呢。

约定好时间的巴士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到来。这个医院里面除了哈维,一定有其他好玩的东西等着他去探索。

冥冥中似乎有声音告诉他:康斯坦丁,去找康斯坦丁。小丑脑海里面经常会浮现各种各样的声音,不过一向都是杂乱无章的他与自己的对话,而这次却有一些不同。像是另外一个男人在他脑海里面低语。康斯坦丁,去找他。

闭嘴,我才不会听你的。小丑用手在眼前虚挥,仿佛这样能赶走烦人的呢喃。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不过我也很好奇,这个什么康斯坦丁。

散落的档案有一张飘落在空中,上面是康斯坦丁的病历,看着照片上的黑发男子,小丑伸手摸了摸纸张的上空,没有细线?然后将病历拽在手中,原本在他眼前舞动的纸到他手中立刻停止了动弹。

也许是无用研究,谁知道呢

经过本康斯坦丁电影十级研究学者研究了多个翻译版本,加百列最后叫路大的称呼都翻译成了:(son of perdition,little horn,most unclean)沉沦之子,毁减之子,毁灭之子,恶魔之角,小鬼之角,小喇叭(我觉得这个是来搞笑的)关于little horn我自己编了一个什么带来天堂号角之人,不洁之人,邪恶至尊 ,最邪恶的人,阎罗王(这个也是来搞笑的)。同人里面见过恶地领主,谎言之父/王,地狱之主。然后在电影小说里面lu的称呼是the light,shaytan,old scratch,ilibs。


三日更新,沐浴



他念着他的名,一遍又一遍,用下流又充满诱惑的腔调,仿佛在从他的耳边召唤他的灵魂,仿佛用这种方法可以把对方的名字连同肉体嚼碎,在他撞的细碎的呻吟声中,将他一次次咽到恶魔的咽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