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鹅传讹

我真的超级雷基努泥塑,不吃tv路康,避雷我,谢谢。微博:地狱走鹅 影版路康群1125150004 随缘居:克苏恩之触

【锋克】如何讨好白驼山主

在欧阳克十多岁时,白驼山庄迎来了他新的主人。


欧阳克第一次见到欧阳锋,是在母亲病重之时。西毒匆匆赶来,只与母亲见了一次面,当时他趴在床沿,母亲望着风尘仆仆的小叔,只是盯着他,知会自己叫人,欧阳克叫了一声“叔叔。”他与父亲长的有些相似,却是一头到肩头的卷发,相貌也更加锐利。他像是礼貌拜访未待片刻,几乎也没说什么话,欧阳锋便转身离去。


“以后你要听你叔叔的话,就当他是你父亲一般,他会好好照顾你的。”待到欧阳锋离开,母亲摸着他的头发如此说。欧阳克心中惶惶,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他那个所谓的叔父,只是经常听仆从们说起,在父亲去世之后白驼山庄便已经是欧阳锋的资产,只不过他常年闯荡中原无暇顾及暂时未来接管诸如此类。父亲去世的早,欧阳克与母亲相依为命,也许是弥补自己失去父亲的遗憾,母亲对自己格外宠溺,所想所做无一不从,也养成了他贪香好色无人能管的习惯。想到母亲病情,叔叔回来,这白驼山是否还是自己的家也未尝可知。


直到母亲去世,他才第二次见到叔父。两人皆着白衣带孝,欧阳克看着自己仅剩的唯一亲人,不禁潸然泪下,“叔叔。”欧阳锋将自己侄儿抱住,此时欧阳克还不知道这宽厚的胸膛是否能够倚靠。


欧阳克自幼晓事早,心思多,知晓男女之事也是及其早。眼下他晓得自己生存所系全靠白驼山主喜爱与否。若是俩人平常相处,自己也会衣穿不愁,但优渥生活怕是无望。虽然叔叔对自己也是有求必应,但左右并非亲生。自己身旁的侍女们已经有人在暗自讨论,是否趁机要爬上白驼山主的床,哪怕生个一儿半女,也可做白驼山半个主人。欧阳克知道也不该怪她们,人往高处走乃是人之常情,但他此刻却也心生急躁。


欧阳锋回到家中之时便经常闭关,自己偶尔见他之时,也是面如金纸,明明才三十四十多岁,头发上就已经花白不少,但并无老态。听下人说,山主此番前去中原,被那中神通王重阳废掉了苦练的武功,怕是难以寸进。欧阳克平时不爱习武,对中原事情也知道不多,最近才屡屡被叔父叫去修炼武功,才能明白一二。


欧阳克以己度人觉得这女色诱惑甚难抵挡,若是叔叔也如同他一般,自己怕是要多出几个堂弟堂妹来,不免想起父亲对自己继承白驼山主的盼望是否还能实现心中已经有了几分不确定。不过这些顾虑还远,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与自己这多年未见叔父的关系。




【用这个梗搞点hs如何,如果觉得不错我多整点。】

【欧阳锋x欧阳克】以遣永日——亲情片段

“克儿,我的好孩子。”只要你想要,叔叔什么都可以给你,欧阳锋看着孩儿的睡颜,竟看痴了。于是他索性一边等欧阳克醒来,一边开始练习九阴真经的武功,时间却也过的飞快。等到欧阳克醒来之时,欧阳锋亲自做好了一些小食,一边喂着侄儿,一边听他抱怨今天厨房大失水准。听着侄儿小小的抱怨,越觉得自己的孩儿甚是可爱。欧阳克想让叔父认同自己的抱怨,于是拿起勺子喂了他一口,却不知做饭的时候他早已尝过,只是故意做的清淡了些。

欧阳锋握着欧阳克的手腕,就着他的手,也吃了一口。他没想告诉孩儿但也不愿贬低自己,便说“味道尚可,多吃几口吧。”欧阳克在叔叔面前向来乖巧,便不再言语将大半食物下肚。待到饭毕,叔父帮欧阳克用指腹擦了擦嘴角,便嘱咐他今天要他一同出门,要他好好收拾行装。出门之时,舔了舔自己拂过孩儿嘴角的手指,的确没什么味道。

站于镜前,老毒物看着自己一头花白的发,因为那日一时心力交瘁,已经无法恢复,也算给他提个醒以免重蹈覆辙,便换上了白驼山主常穿的那身带着蛇纹的长袍,这让他看起来像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准备完毕,欧阳锋便去接欧阳克。欧阳克正摇着扇子在住处等待,见到欧阳锋到来,还隔着些许距离便喊:“叔叔,我们今天要去哪?”

看着孩儿一身轻裘白衣风流俊硕望着自己,西毒心中满是舐犊之情,便招呼欧阳克到跟前,与他说明,今天去白驼山养马场。白驼山位于西域,马场也是山中产业,虽说是马场但也不只是养马,也会养一些骆驼或其他禽畜。其中白色的骆驼便是白驼山的特色也是其名字的由来。欧阳克向来生活奢靡,耽于享乐,本来打算带着克儿一路轻功赶路,不时便到,却在欧阳克的要求下俩人一同坐上了马车。

因为叔父在侧,欧阳克并未叫姬妾上前服侍,不出远门也不怎么讲究排场只安排了十来位白衣侍女在外侍候。一上车来,欧阳克便看到叔父拿着笔墨在纸上背默些什么。他想要凑近一看,被叔父撇了一眼。他心知叔父不愿让他看,也并未自讨没趣,坐在一次玩起了自己的扇子,过了一会便他撩起帘子,看起了窗外的侍女。

等到叔父忙完,他将欧阳克招呼过来。“克儿,过来吧。”他们叔侄俩向来亲近,母亲过时的早,欧阳克便一直跟着叔叔生活。欧阳克虽然好色荒淫,却也知道什么才是他能够毫无顾忌如此去做的依凭,且不说是叔侄,即使是亲生父子也有亲疏远近之分。他能够如今如此,全仗叔父可以说对他毫不保留的爱——他想要的事物,只要西毒可以做到,他便都能得到。欧阳克蹭到西毒身边,便被叔父搂了过去,“看你有些乏了,枕着叔叔睡会吧,到了我会叫你起来。”起先枕在叔父腿上看着叔父衣服上的花纹,有些惶惶,叔父过去对他是好,但也不会这般亲近,多半是假借于她人手照顾自己。没过多久因为马车的晃动外加昨晚劳累过度,竟很快入睡。

欧阳克醒来之时发现叔父正看着他的脸,于是坐起身来,一觉醒来的欧阳克自觉鬓边须发有些乱便理了理,“叔叔,我们到了吗?”

“早就到了,克儿。”叔叔起身一撩帘子已然到达,向远处一望天蓝草青,更远处还能看到高处的雪山。

欧阳克便也起身,马车外叔父正等着他,向着他伸出手,欧阳克借力一扶,便也下车来。

欧阳锋此番前来,也是为了了却自己前世心愿,他神志不清之后,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找到儿子带他一同回白陀山,这片马场也是他愿望所系之处。欧阳锋喜欢白色,山中的马匹和骆驼多选白色自留,其他的劣品则卖于山下。此时,两名属下见欧阳锋已到,便将实现准备好的两匹白马牵了过来。欧阳锋接过给他他的那匹,拍了怕马背。欧阳克看着叔父的手抚着那匹白马,忽然想到昨晚那双手在自己皮肤上的热度……等到叔父把他的马缰绳递给他时,欧阳克心痒难搔,提出要跟叔叔共乘一匹,西毒自然不会拒绝与儿子亲近的机会。

两人翻身上马,欧阳锋的衣袍几乎将欧阳克罩了起来,只听得一声马鸣,两人便策马离开。等到只剩下欧阳叔侄之时,欧阳锋环抱住欧阳克,将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克儿,山中的养马场足以养活我们叔侄二人,你一直陪在我呆在白驼山可好?”欧阳锋紧紧抱着欧阳克的腰,就像他随时可能离去一般。

欧阳克将手附于欧阳锋的手上,“叔叔玩笑了,称霸中原可是你毕生所求,怎会如此轻易改变。”欧阳克又顿了顿,“无论如何,只要叔叔不弃,侄儿必定侍奉叔叔膝下。”

欧阳锋好似一再确定欧阳克的心意,他本就性情乖张,欧阳克对此也无太多不适。他们叔侄二人相处之中,多是欧阳锋宠溺侄儿,不过欧阳克对欧阳锋也是无所不从。

一开始任由骏马奔驰,后来欧阳锋便放松了缰绳,由着马儿的性子乱走。他只是想来看看这白驼山风光,倒也没有特别目的可言。此时欧阳锋心情稍作平静,对这一山一水满是怀念。欧阳克却是闻着叔父身上的味道起了涟漪,欧阳锋常年浸淫毒药与蛇为伍,为了方便御蛇,即使干净衣服上也会熏着蛇类喜欢的香料气息,也是他常年熟悉的叔父的味道。





反正就是还是说想看的可以去ht市和o3,然后就是我其实掌握不好他俩性格,如果有比较吃的人可以给我说说就更好了。我总觉得我写的奇奇怪怪。

是约稿,所以不要用,大概也没人会用。图二是参考小蛇的时候从b站截的图。

【欧阳锋x欧阳克】以遣永日 03版

雪山之巅,欧阳锋大声喊着:“我是西毒欧阳锋”,他终于记起自己是谁,旋即与老叫花一同力竭而死。那雪山的雪很白,就像欧阳克常穿的白袍,多年浑噩,终得清醒,他记起了一切,他纵横江湖一生死前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的侄儿,谁曾想竟连临死前最后一面也未曾见得。


“叔叔”,欧阳锋睁开眼看到欧阳克杵在他眼前,探头探脑地似乎在观察自己的反应。欧阳锋怪眼一翻,眼见过去在他疯魔时寻找多年的面孔就在自己面前,并没有欢喜,反而变手成爪,掐住了他的脖子。欧阳克哪里敌得过西毒的武功,再加上没有防备,扇子只打开一半,便被迫腾空抵在了柱子上。欧阳克两脚乱蹬,用扇子压向欧阳锋手肘,却也无法撼动,只能发出咿呀的气音,“叔……叔?”这时,欧阳锋猛地转过神来,眼前的侄儿并非幻觉或是旁人假扮,他连忙松开手。欧阳克顺着柱子倒在地上,他趴在地上咳嗽,却也连忙转回身看着眼前的欧阳锋,似乎在防备他做出其他举动。欧阳克看着他略带防备地握紧自己的扇子,这才彻底才彻底醒来。


“克儿,你可还好?”他欺身上前,想要看看欧阳克的伤。起初欧阳克防备性地闪躲,感觉到叔叔言辞中的愧疚之意后,便大咧咧地把脖子伸了过去,“叔叔,你差点把我掐死。”他用扇子指了指自己被捏得生痛的喉咙,语言中带着些许的抱怨。欧阳锋看着他喉结滚动,张着嘴说着什么,脑海中嗡嗡作响,欧阳克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他亲手烧掉了孩儿的尸骨,那场火,日夜折磨着他的神智,他忘记了自己也没有忘记那场火,而他现在就在眼前。


“你再叫我声……叔叔吧。”西毒忆起自己曾与郭靖夫妻,洪七公还有欧阳克被困孤岛上,克儿的腿被大石砸中,自己本想告诉他身世真相,却阴差阳错到死,克儿也不曾知晓自己是他的身生父亲。但他们还在白驼山,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上辈子的遗憾,他不会再让他发生一次,至于身世的事,欧阳锋却又一次选择了隐瞒。


“叔叔”,欧阳克被欧阳锋双手捏住肩头,拍了拍肩,便将他拉了起来,搂着他的肩膀,猛地亲了他脸颊几口,直到被欧阳克拿扇子挡住才罢休。“克儿,我的好孩子,你再叫我一声。”欧阳克一脸莫名,欧阳锋纵声大笑,西毒本就率性妄为不拘礼法,疯癫多年,使得他性子更带着些随性。


“叔叔,叔叔,你这是怎么了?”


待到两人落座,欧阳克揩了揩脸颊,对叔父此时的热情有些不适,“叔叔,我得到了中都王府邀请,听说那金国六王子完颜洪烈……得到了武穆遗书的下落,我先做叔叔马前卒,去中原探查……也可为叔叔您去寻那九阴真经下落。”欧阳克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捏了捏自己有些发痛的喉头,对着欧阳锋说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九阴真经。”欧阳克发现叔父须发与前几日相见时,不知为何竟多了好几捋银丝,“我不想要了。”九阴真经就是这一切争端的源头,如若不是自己逞强好胜非要那九阴真经,也不至于让欧阳克折于杨康之手。


“是是,叔叔武功卓绝,蛤蟆功天下一绝,世上难有人匹敌。但我想去中原,拿来九阴真经,让您品鉴观摩一番,也算尽尽孝心。”不知道为何一直对九阴真经执念颇深的叔叔为何说出这样的话,但欧阳克习惯性的顺着叔叔的话头接了下去。他原以为只是通知叔叔一声,便可以出发前往中原,欧阳克现下心心念念都是中原风物和那各处人杰地灵的小美人。


欧阳锋听着自己亲生孩儿的油嘴滑舌,也是格外想念。他想起来自己那个便宜义子,初识杨过时浑浑噩噩,他竟觉得那杨过比少年时的欧阳克俊美可爱,只因为他已然忘记了自己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子,而现在他可以看个够,便不会再忘记。自己追寻照料杨过多年,只不过是那份执着念想未消,如今克儿就在这,夫复何求。


欧阳克发现叔父的眼睛牢牢盯着自己,审视意味分外浓厚。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了看衣服,并未察觉什么不对,便展开双袖,出口询问,“叔叔,有什么不妥吗?”


“你且暂缓前去中原的计划,容我再细思量。”欧阳锋站起身捏住欧阳克的后颈,说完这话,匆忙离开,似乎并不想看到欧阳克听到这话的失望表情。西毒欧阳锋临死前,因与那北丐老叫花斗法,自己对武学也是另有一番体悟,趁灵感未消便要整理记录一番,再做其他打算。


欧阳克听到这话却也不敢自作主张,只得叫来自己的手下婢女们暂缓收拾行装。也不知叔父到底发生了什么,竟举止如此反常。虽然想见中原或婉约或明媚的妹子们,西域的美人也可以凑活,这样想着欧阳克立刻按下了心中的不快,寻起了乐子。


欧阳克回到院中,思索片刻叔父今天的异常,看着一屋子身着白衣的莺莺燕燕,便也抛在脑后。他怀里搂着一个美貌的弟子 把玩着对方的纤纤玉手,还没想好晚上跟哪个妹子共度春宵。于是玩心大起,取出自己的丝帕让怀里的小美人给自己系上,便和她们说到:“今天公子爷第一个抓到谁,就和她共赴云雨,你们说好不好?”他亲了一口怀中人的香泽,便将她推了出去。


既然是闺房情趣,欧阳克自然不会作弊。他正细细分辨,脚步移动或首饰碰撞之声,在弟子们娇笑之中连连扑空。“公子,快来抓我呀”,女子的娇笑从各方传来。有想要主动吸引他注意的,却也不敢做得太过,以防扫了他的兴致。


欧阳克在女人群里左扑右抱,虽尚未得手却乐在其中。此刻他听到一人拍手声,心道:你这妮子,这么想要跟公子爷行那好事,我这来满足你。


“小美人,我可抓要你了,看我晚上怎么教训你。”欧阳克便扑上去环住了那人的腰,话音未落,便被对方用手从脑后摘下来丝帕,捏住了他一只作乱的手。


“叔叔!”欧阳克向后退了一步,“你……来了也不让她们通报一声。”看着眼前的欧阳锋,不自觉整理了整理叔父被自己刚刚抱住揉乱的白袍,虽然面上还有些尴尬,看了看退在一旁的弟子们,心中暗怪她们没有提醒,日后一定要好好调教。


欧阳克原以为叔父会有些不悦,却也看不出欧阳锋被胡子覆盖之下的表情。只见不知为何,西毒愣了片刻,“怎么,有事找你还要提前通知。跟我过来。”他抓住欧阳克的手腕,便施展轻功,两人一同离开。欧阳锋轻功卓绝,欧阳克远远不及,好在欧阳锋并未施展全力,他将欧阳克带到了自己居处,一轮圆月此刻已在天空高悬。


“我带你过来,是想要将蛤蟆功传授与你。”他的武功单传,只收一个弟子,反而害了欧阳克。的确比起杨过,自己的亲生孩儿悟性平平,过去自己醉心武学没有精力教他,而现在却是不同,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陪着克儿一同共享天伦。克乃克家之意,不只是故去的大哥如此希望,嫂嫂当年为克儿起这名字也有无论他是谁的孩子,都是这白驼山的下一任山主之意,欧阳锋自然也盼望欧阳克能够继承他的衣钵。为这继承来的名正言顺,欧阳锋这才立下一脉单传的规矩,只可惜自己这孩子生性风流,到死都没有为欧阳家留下一儿半女。重来这一世,他愿意看在杨过的面子上放过杨康,却也不会再多了。


“叔叔!”过去叔父总以自己资质不行作为理由,自己多次恳请,也不愿把绝学传授给自己,却不知为何忽然转了念头。“多谢叔叔!”欧阳锋看着欧阳克,不由得心头一热,越发对自己侄儿喜爱得紧。这是他过去十几年就算在梦里也不曾有过的奢望。


等到蛤蟆功入门口诀传授到一半,已经深夜,俩人直接在欧阳锋的床榻歇下。欧阳锋闻着欧阳克身上的脂粉味,叹了一口气。这味道熟悉到令人不安,仿佛一切还是幻梦。


“怎么了,叔叔?”欧阳克撑起身看着欧阳锋,他的眉眼精致俊美,在烛光的映照下什是可爱。“没什么,睡吧。”欧阳锋拍了拍侄儿的肩,用内力熄灭了蜡烛。


第二天一早,欧阳锋是被推搡醒的,他睁开眼睛时,看到了克儿在他眼前,迷糊之中仿佛看到了过世的嫂子。“怎么了,侄儿?”欧阳克的眉眼与亡嫂总归是有些许相似,这是他的儿子,唯一的骨血。


只见欧阳克揉着自己的发根,欧阳锋一愣抬起手,开始大笑,声如金属。他招手叫来婢女们,“你暂时住在我这里吧,我也方便看着你,省得你整天胡天胡地瞎闹。”


“见过欧阳老爷。”侍女们跪侍在地。


欧阳克听完有些许的着急了,“叔叔,我还想去中原呢,叔叔?”看着欧阳克面容上带着的轻浮急躁,欧阳锋皱眉。欧阳克惯会撒娇卖乖,一向对欧阳锋来说无往不利,这次却碰了软钉子。


“白驼山这么大,还放不下你了,先把蛤蟆功练成再说,否则不许出山。这段时间你少近女色,以免心神不定。”欧阳克早已在欧阳锋提出叔侄两人一起闯荡中原,称霸武林时,心神早已飞到中原,他二十多年来还从未出过西域。


欧阳锋的居处没有预备着欧阳克的衣服,便差人拿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给欧阳克穿,待换好衣服,屏退余人,便继续昨天的功法教学。想到自己虽武功盖世,克儿他当时双腿尽断,却被小人所害,痛恨自己疏忽的同时,也怪他自身武功太差。如果不是整日沉迷风花雪月,不思进取,即使断腿怎会让杨康有可乘之机。


由于白驼山主的喜好,山中上下从老少两主人到仆人下属衣物服饰基本都是白色为主。即使欧阳克换了欧阳锋的衣服,也只不过是相对宽大一些的白袍。欧阳克坐在欧阳锋面前显得很是乖巧,不敢像对待他人那般孟浪。看着欧阳克穿着自己的衣服,心中兴起诡谲的念头:若是他爷俩可以过自己的日子,侄儿不去追求黄蓉那丫头,他也就不会在中年遭受丧子之痛,便能跟克儿永不分离。“叔叔,我跟你回白驼山。”欧阳克的那句话魇了他半生,他疯癫之后甚至找不到回白驼山的路。


昨晚欧阳锋并非一时冲动将蛤蟆功教于欧阳克,只盼他有些事做,不去总想着去中原的事。之前因着对欧阳克的溺爱,也是看他悟性低,怕蛤蟆功晦涩难懂,稍有不慎,身受重伤。如今自己有了过去多年的经验加上雪山之巅的体悟,已经不需要过分钻研武学,有自己在身边细心教导,也不至于会有过于严重的后果,如果功法修习进度缓慢,他恰好可以用此理由,将欧阳克关在山中。如果真的因为练功而死,也好过死在别人手上。想当年自己意气风发,打算与欧阳克父子二人在中原武林大有一番作为,获得九阴真经,在第二次华山论剑杀了其余三绝,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但世事难料,最终两人落得一死一疯的下场。欧阳锋把玩着自己白玉骷髅蛇杖里的无名小蛇,只道这纷乱心绪也不知与谁说。


失而复得的不易让欧阳锋不自觉的总是想要确认身边的欧阳克是否真实,而对于这种亲近,欧阳克心里虽然犯嘀咕,却也不认为是坏事,毕竟他与叔父两人相依为命,如果叔父能够更亲近与他,他也是很欢喜的。


欧阳峰拍了拍欧阳克的肩,示意他站起来,宽大的袖扫过欧阳克的脸颊。蛤蟆功很强但不甚好看,需要半趴在地上,状如蛤蟆,发出阁阁阁的声音。比起它来,欧阳克更喜欢灵蛇拳,在与美人交战时,手可以像蛇一样缠上对方的身体占尽便宜,看着美人娇羞嗔怒,那是别有一番风味。如今叔父不仅什么都不做专心教授他武功,每天还要与他比试,并说除非哪一日他打赢了,才会放他出山。而欧阳锋与欧阳克比试最常用的就是灵蛇拳法,毕竟他俩内力相差很多,且各种用毒手段并不适合切磋对决。


一番缠斗后,欧阳锋又一次缠着欧阳克的手腕,将他手中扇面画着美人图的铁扇缴到自己手中。俩人虽用同一种招式,在不同人手中表现却是截然不同。欧阳锋的灵蛇拳更加霸道刚猛,不像欧阳克使起来那么缠绵,对决之时犹如一条巨蟒缠绕住他的胳膊,欧阳克只觉自己犹如猎物一般动弹不得,现在易地而处,想到自己处于以前姬妾弟子的处境,不由心慌,便耍起了无赖“我认输了,我的武功怎么能跟叔叔比呢。”


“你在我手上走不过十招,我怎么放心放你去中原。”欧阳锋把扇子扔回欧阳克手上。欧阳克接过扇子,一把打开,站到欧阳锋面前,殷勤地给他扇了扇,“这不还有您嘛,叔叔,您会保护我的。”欧阳锋听闻此话,心头一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经历了过去种种,即使天下第一,欧阳锋也难说自己一定能护欧阳克周全。自从自己出白驼山后,欧阳克先是断了肋骨,随后因为自己搭救及时只断了双腿,最后丢了性命。


欧阳锋一边陷入沉思,一边摸着欧阳克的头发,只不过是随口对叔父武功的称赞,却让气氛沉默了下来。欧阳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陪着叔父。过了半晌,欧阳锋打破了这沉默,他将欧阳克抱与怀中,双手紧锢,将下巴抵在欧阳克肩上,头发挨着他的脸颊,宽大的衣袍几乎将欧阳克整个人罩住。


“要是我没能护住你,我该如何自处。”即使杀了全天下的人也换你不回。


脸颊贴着叔叔的乱发,欧阳克感觉到自己肩头有些湿润,欧阳克伸手回抱住叔父。不知为何,自从前几日自己被掐了脖子之后,叔父一下子性情大变,本来虽然乖张还算沉稳克制,如今变得容易大喜大怒,对自己更是比以往还要关注。


“叔叔多虑了。”叔父不主动提起,欧阳克也不敢过问欧阳锋是否练功出了岔子,毕竟自家叔叔对自身武功最为看中,远远超过他这个心爱的侄子。


近些时日,欧阳克与欧阳锋同进同出,叔父对他要求紧,几乎没有什么自己闲余的时候。欧阳克瘾头犯了,便在晚上趁叔父歇下,出去偏房寻了个姬人,因为叔父对他的宠爱,白驼山上下的美人没有一个他动不得,他不曾多做温存,便连忙回到叔父身边。


欧阳锋睡觉一向浅,且挂心欧阳克,在他刚刚离开,便已经醒来。欧阳克一踏进门,看到叔父坐在床榻边上,赤足踩在地上,仿佛入定等他归来,花白的头发掩住了面容,这时的情景竟有些阴森可怖。此刻欧阳克竟生出一丝心虚,他自觉违反了叔父的嘱托,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还闻了闻自觉并无不妥,便跪坐与欧阳克脚边。欧阳克看着欧阳锋被白黑色卷发遮住的眼睛,只觉气氛有些骇人,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欧阳锋沉思良久,“告诉你莫近女色。下次,你若行事,需得我在身边。”欧阳克听完大撼,“叔叔?!”欧阳锋抓住欧阳克的手腕将他提了起来,旋即用透骨打穴法点了他的穴道。将他塞回自己怀里回到榻上,用特有的手法揉搓欧阳克曲池、潭中、涌泉等各大要穴,以免他由于淫行内息不稳。这手法疼痒难忍,若不是点住穴道,欧阳克是无法忍受的。自己因为大嫂去世后基本不沾女色,义子杨过当时练习蛤蟆功时年岁也尚小,压根没有经此一着。最后欧阳克被点了睡穴,但欧阳锋却一宿没睡,欧阳克身上还有欢好过的气味,女人和男人的气味在他身上混合。欧阳锋不得不回想欧阳克是怎么死的,到底还是因为世间男女情事。如果有必要,也许他必须时刻守在身边。他回想起自己在疯癫之时,将蛤蟆认作克儿,将石头认作克儿,将杨过认作克儿,却始终再也寻不到他。那是何等的蚀骨之苦,锥心之痛。甚至连他随身携带的欧阳克骨灰也在他在中原颠沛流离中不知落到何处。


第二天一早,欧阳锋醒来便解开了欧阳克的穴道。“叔叔,你昨晚的话是何意?”欧阳克身体一软,踉跄着站立起来,差点一个趔趄。欧阳锋穿好衣服,衣袖一甩,回头望向欧阳克,语气中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决,“从今天开始,你一切行动必须跟我在一起。”


再次指点了欧阳克的功法问题,告诉他在练习蛤蟆功初期,不可再次破戒,除非他在一旁看护。蛤蟆功藏气与土,切不可岔了气息。欧阳锋便纵身一跃带着自己的铁筝离开,西毒的铁筝世间少有人能够消受,欧阳克自然不是例外。虽然没有听到欧阳锋的筝声,欧阳克却知道叔叔这下生气不小,但他所言却更是不好办到。且不说自己,就是美人们多半也是不肯同意,但如果因此让他克制自己,少些时日尚可,时间久了那却是万万不能的。




ao3和海棠市搜题目以遣永日或者角色名都可以找到,可以去看,如果都不行可以问我要。

【影版】有没有比地狱更热的地方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炎热,热浪席卷洛杉矶的每个角落,更不要说是康斯坦丁破旧的公寓。狭长的公寓中,所有的百叶窗都已经打开,对于这个现状也毫无帮助。而房中只有一个老旧的电风扇在嘎吱作响,勤奋地继续着他的工作,直到不知何时它的寿命用尽。

康斯坦丁,也没办法维持自身的西装革履,这么热的天也没有什么工作可做。他穿着黑色的平角短裤,虽然依然穿着衬衫,但扣子全部解开,领带解下来被他扔到了床上。他刚刚冲了一个澡,又被无处不在的炎热包裹。黑色头发还没有干,乱糟糟的滴着水,瘫倒在了床上。即使他有魔法伎俩,但依然是肉体凡胎的他,也没办法躲避着自然变换带来的折磨。

路西法的到来总是那么毫无预兆,除了混血恶魔,只有他可以随意到达人间,在遇到康斯坦丁之前他是不愿到人间来的,他更喜欢在他进行打造的地狱看一切痛苦心灵遭受永恒折磨。空气中的热气似乎也为地狱之主欢欣。




图片放不上来,如果可以去随缘居看,这篇把结尾补完了

关于周边

黑客帝国出了gsc粘土人感兴趣的可以去搜搜看~应该很多人没注意吧我也是今天发现的,第二个基努粘土人了


搜黑客帝国 gsc就可以啦

电影小说里面说康斯坦丁打保龄球很差,因为他不会就是不会,也不能作弊

【这个图是骏和屋售卖的同人本图内页展示】